【知乎体】怎样才能坦然接受儿子是同性恋的事实?

夏青箫_笔下荒凉:

写的真的好...


我们都不完美啊怎么能够强求别人完美?




青山衔远黛:



走心的八千字,看哭了
还是对“对”与“错”这个标准的判断感到难过


解尽秋凉:



看哭了……真的写得太好了,最难得的是不仅温暖,而且真实,谢谢作者。

  

  

豆爸爸:

  

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匿名用户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题主你好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浏览了一遍这个问题下的高赞答案,大概是因为这个网络平台的用户都比较年轻,多是从年轻人的视角来回答的。因为有过相似的经历,自认为有资格有立场来回答你的问题,所以特地借了孩子的账号上来,说说自己的经历,希望能对你和你的儿子有所帮助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的儿子今年二十五岁,现在就读于常青藤盟校,很帅气,从小就很受同龄的女孩子喜欢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们家是比较传统的知识分子家庭,我先生虽然经营有自己的上市公司,但也曾接受过良好的教育,因此我们从前对孩子要求比较高。儿子是我们的独生子,在他年纪还小时,因为我们两个的事业刚刚起步,所以选择了将孩子送去寄宿制的幼儿园,让他自立,对他投注的关注很少。后来孩子上了小学,前两年也基本都是保姆阿姨在带,直到他四年级,家里的生意逐渐稳定下来,才由我接手来管,又给他找了家教,着重培养他的奥数和英语。在我的印象里,他一向都是个省心和听话的孩子,一路升学都很顺利,一直非常优秀。在高考之前,儿子通过自主招生拿到了国内某985高校的降分权限,我和我先生商量后决定送他去学该校的王牌专业计算机,虽然他本人更倾向于读生物医学,但是最后还是遵从我和他父亲的意思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直到那件事之前,我一直自认为把孩子教育得很成功,在我们生活的朋友圈子里,很多年轻的妈妈也都很喜欢向我讨教育儿经。在很多母亲看来,孩子有教养,成绩优秀,以后能做一个好工作,这就是非常令人羡慕的,而孩子的出色也让我从来没有反思过自己在教育上的过失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那时的心态与你在问题描述中所表现出的心理状态相近:儿子是我最满意的作品,他完美而且合乎我的心意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直到他二十二岁那年,大学的最后一个学期,毫无征兆,没有对我们做过任何解释说明,他申请到的全美top5的高校,生物医学,全奖offer,他只是单纯地告知我们。事前的各项考试,准备文书材料,需要至少一年的时间来做,但他没有向我们透露一个字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尽管这是一个好消息,但我先生还是发了很大的脾气,包括我也不能理解他为什么选择了对我们隐瞒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直到他六月毕业,去参加了长达两个多月的海外援建项目,八月底提前去了学校,期间没有回家,我们联系得很少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在他的所在州有一位堂姐,在他临行前给了他姑姑的联系方式,拜托了这位堂姐方便的话多多关照他一下。我去看望他时还额外给了他一张借记卡,有50W,留给他应急,但回家后我才发现他将那张卡塞回到我的行李箱里,没有收下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期间,他偶有跟我进行很短的视频通话报平安,但没有对我们讲述很多他的生活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到那年圣诞节前后,我的堂姐突然来了电话,很为难地告诉我,她去看望了我儿子,他现在与另一个中国男孩儿同住,两个人合租的房子里是一间卧室,一张床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挂了电话的时候手脚冰凉,我那时的想法和题主一样——外国人把我儿子教坏了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要看心理医生,否则下半辈子就毁了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没有和我先生说这件事,那段时间我总在网络上搜索关于同性恋的文章来看,时常看到半夜。虽然大部分的文章都旨在说服我,性取向是先天注定的,是不可改的,但我确实是在整晚整晚的失眠,心里反反复复地想,我的孩子毁了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以公事出差的名义瞒着我的丈夫买了去往美国的机票,在飞机上一直在想象着我的孩子现在的模样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回想起来有些好笑的是,我当时的想法同样和你很类似——我认为同性恋们都是些涂脂抹粉的怪人。漫长的飞行令人感到很疲惫,我虽然努力克制着自己,但是一直断断续续地做着噩梦,梦见儿子画着浓妆纹起了花臂,一次醒来终于忍不住哭了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那一次是我第一次在网络上自己订票,不是很会操作,没有买成商务舱,期间浑浑噩噩,我坐靠窗,外侧的女士递纸巾给我,我才看见外侧坐着两位约莫六七十岁的白人夫妻,看起来都很和善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道了谢,那位女士用结结巴巴的英文问我,是否想说一说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摇了摇头,她理解地笑了笑,又对我说Everything is gonna be alright,我忽然又难过了起来,我说不会的。大概真的是心理压力太大,让向旅途中的两个陌生人倾诉这件事都显得不那么难了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对他们说,我的儿子是同性恋者,原原本本地讲了整件事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们一直听得很认真,时不时点头,有时轻声地用本国语言交流两句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们对我说,是啊,有时这是很难接受的,后来我知道了,他们的宗教信仰是不认同同性恋的,而他们的小儿子也是同性恋者,只是作为一名消防员因公殉职已经几年了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们交谈了很久,她还翻出了他们家人的合照给我,她指给我看她的小儿子,是个很英俊的小伙子,是在毕业的时候照的,穿着学士服,微微弯下身亲密地搂着他的母亲——我忽然想起,我和我的儿子从来没有这样亲密地照过相,而他的毕业典礼,我们谁都没有出席,仅仅因为他拂逆了我们的意愿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最后那位女士轻声对我说,既然你还爱着他,你可以试试接受这个,虽然一开始是很难的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她还对我说,他既然愿意告诉你,一定很希望得到你的理解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没有告诉她,我的儿子没有告诉我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就像他没有告诉我他决定外出留学,也不愿跟我分享他的生活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那一刻是我第一次隐隐地意识到,我这个母亲,大概远没有自以为的那样出色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出了机场以后,那对老夫妇为我叫了车,那位女士给了我一个拥抱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比起一位失去了自己孩子的母亲,我们的处境又能说得上多糟呢?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找了一家酒店落脚,然后睡了昏天黑地的一觉,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犹豫了一下是否应该提前告诉他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不知道我的儿子这个时间是否在公寓,但我落脚的酒店距离他租住的公寓很近,我几乎没办法控制自己,对照着导航找了过去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当时的心里在想,也说不定是搞错了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但我很快就远远地看到了他们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的儿子刚刚跟着那个孩子一起购物回来,他们穿着同款不同色的大衣,一个黑色一个驼色,一条长长的围巾滑稽地系在两个人的脖子。他们抱着环保袋,那个孩子从口袋里一边走一边往外掏花花绿绿的糖果,自己吃,又伸长了手喂给我的儿子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的心当时一点一点地沉了下去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的儿子有很严重的洁癖,他从小就不会吃任何人夹给他的食物,更不必提从别人的手里吃东西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几乎可以完全确认了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坐在对面街道的长椅上,看着他们走进了公寓楼,看着几分钟后一扇窗前的灯亮起来了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的脑海里不断地回放着他们走来的样子,我的儿子从来都会修剪得整齐而一丝不乱的头发留得微微有些长了,他和另一个孩子一起围着一条围巾,他的脸上带着笑,他看起来轻快而活泼,他比从前更像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虽然不愿意去承认,但他看起来过得很好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天开始慢慢地飘起细小的雪花,我望着那扇窗户,看着那个孩子叼着苹果怪兴奋地打开了窗户,冻得抖了抖,又被我的儿子按着脑袋揪了回去,重新关上了窗户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竟然不知怎么,突然被这一幕逗笑了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应该忧心不已才对,但世上的哪个母亲,不希望看着孩子幸福的样子?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可我又想起听人说同性恋们的生活很乱,想着不能正常结婚、生子,组建一个家庭,这样的关系怎么能值得信赖?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如果此刻有人告诉我,那个孩子只是个个子高一些,长得像男孩子的姑娘,我想我都会毫不犹豫地同意他成为我的儿媳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但他不是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虽然那是一个干净清秀的孩子,但他有喉结,下颌线条硬朗,我没办法自欺欺人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回了酒店,我又开始看那些文章,始终没有办法入睡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还是想着去试试和他谈一次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第二天上午,我打起精神,精心化了淡妆,终于去敲响了那扇门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门里是昨天看到的那个孩子,用英文问,您找哪位?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报上了我儿子的名字,他打开了门,穿着一身居家服,有点怯生生的,说,他人不在,您是哪位?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走进了他们的公寓,说我是他母亲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初时像是吓了一跳,活像一只胆小的兔子,沉默了半晌,忽然站直了身体,脸上没了惧色,神态认真地说阿姨好,然后向我报上了名字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们的公寓不大,但是倒是五脏俱全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灰墙白门,浅色地板,姜黄和灰蓝的一单人一双人小沙发,白色的小茶几上摆着一束做得很精致的假黄玫瑰花,小阳台上的一排绿植倒是真的,琴叶榕、白虎皮、龟背竹,都养得绿油油的,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。开放式的小厨房的岛台上摆放着整套的刀具,还有料理机、咖啡壶、烤箱,冰箱的样式很老,但是贴满了各式各样的冰箱贴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知道那是努力经营起的生活的样子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从柜子里翻找着各式的茶包,又去找了一个新的玻璃杯。水壶里的水烧开了,呜呜鸣叫了起来,他就赶忙去关火。不小心碰到了壶边,烫得赶忙去捏自己的耳垂,又急着去帮我泡茶,一时有点手忙脚乱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说,你去冲凉水吧,我自己来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哦哦地应了,却半天没个动作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有点好笑,只好拖着他的手到水龙头底下冲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这才发现那个孩子看起来年纪很小,脸上几乎还带着几分稚气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拉着他的手冲水,去冰箱里找了个鸡蛋敲了给他涂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们两个人的冰箱里塞得满满的,果蔬鸡蛋,牛奶果汁和一些调味酱,用保鲜袋封起来的半个面包,甚至还有一个保鲜盒装着的泡菜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那个孩子说,面包是我儿子烤的,加了南瓜,没怎么加糖,问我要不要尝尝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能感觉到他很紧张,但是在努力和我交谈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知道我的来意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问他,你爸爸妈妈知道吗?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咬着下唇,慢慢点了点头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又问,他们能接受?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苦笑了一下,摇了摇头,半天才说,我爸还行,说我小孩子胡闹,我妈不行,她接受不了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说,肯定,我也接受不了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问我,阿姨,您是要我和您儿子分手?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想了想又问,您不会还要掏支票给我吧?!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满腔的忧虑,又险些给他逗笑了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反问他,给你钱你会走吗?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坦诚地告诉我,您要是给我钱,我就带老高(我儿子)私奔,换个地方继续读大学,这回不告诉你们了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这回真的被他气乐了,我问,就这么把我儿子拐走了?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很认真地说,阿姨,您儿子是成年人了,而且他不用你们的钱,他有权利决定和谁一起生活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说,他的确有,但是和男人在一起不行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很努力地措辞,说那你还是在干涉他的生活啊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说,我是他妈妈,我养大了他,我不能眼看着他做错事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小声说,偷鸡摸狗杀人放火才是错的事,我们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说,没有伤天害理是最低标准,但是你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孩子,难道没有伤天害理就可以了吗?你们的家人难道不会受到伤害?你们的名声不会受到影响吗?人是社会动物,是没有办法一辈子活在真空里的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摇了摇头,说阿姨,你有你的道理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又说阿姨,那你考虑过老高的感受吗?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说,你们这代的孩子都太自我了,总是要讲感受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心平气和地说,但你们难道不也是站在自己的出发点上来看问题的吗?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张了张嘴,我想说难道我不是为了他好吗?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但我也愣住了,他说的没错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是,为了,他,好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,是为了他好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这句话的重点不是“他好”,而是“我”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反驳不了他,有些烦躁,但又不好发脾气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把杯子小心地推给我,说阿姨,水不烫了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没有喝,我又问他,你今年多大?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有点紧张地捏着手指,说21了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问,那你是在读本科?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摇了摇头,说上学早,又说,阿姨,您要是对您儿子的生活多一点儿关注的话,您之前应该会在他的朋友圈看到过很多次我们的合照,我是他大学时的室友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有点意外,但确实,我没有注意过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问,那你们是...?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说,不是,我们从前只是很好的朋友,刚刚在一起不到一年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点了点头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问他,他上课去了?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说今天是周末,他在实验室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又问,那他什么时候回来?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踌躇了半天,说阿姨,您别...您知道他有强迫症吗?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的脸色有些难看,他说,原来您不知道,那是一种精神类疾病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说确诊是在他们刚刚读大一时,最开始他谁也没有告诉,后来因为服用氟伏沙明容易导致困倦,学期末他怕影响备考私自停了药,症状又严重了起来才被他知道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还说今年年初他等候offer的时候才是最严重的一次发作,有时半夜会站在水房里用冷水洗手洗两三个小时,甚至还出现了饮食障碍,反反复复地暴食又间歇性禁食,足足持续了两个多月才慢慢有了好转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当时几乎是茫然的,像是在听一个陌生人的故事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问,为什么会这样?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说,遗传,也有可能是不良事件的应激影响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原来我对我的儿子真的一无所知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的鼻尖微微红了起来,眼睛湿漉漉的,小心翼翼地说,他才刚刚停药不久,您先尽量别太刺激到他,行吗?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坐了很久,久到手里握着的杯子都冷了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忽然想起他还小小的时候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每隔两个星期,我会去接他回家一次,有时周六已经很晚了,教室里面已经只有他和老师。电视高高地架在墙上,播放着动画片,大半个教室里的灯都关起来了,只有前面的两盏还亮着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在教室外敲敲玻璃窗,他就张开了小手朝着我跑来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只能回家住一晚,等到第二天就又会被送回到幼儿园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问我为什么这么晚才来接他?我信口胡说,说因为宝宝这个星期表现不好,没有拿到五颗小红花呀,老师说你吃饭时把菜汁粘在了衣服上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牵着我的手,嘟嘟囔囔地说,下次不会了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后来老师告诉我,他和小朋友打架,因为别人把饭粒掉到了他的身上,还在水池前弄得自己满身是水。我们半个月里唯一共处的那个夜晚,他的父亲让他在墙角罚站了半宿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是那一次吗?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想起时间久远到我还像他们一样年轻的时候,我和他爸爸第一次聊起未来和孩子,我说不能重蹈自己成长轨迹的覆辙,养孩子嘛,年幼时多给他们一些耐心和关爱,长大了呢,就松开手,放他们高飞。当然,最要紧的是,我们要多花一点儿心思去理解他,关注他的想法,虽然理解是很难的事......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后来我们做到了吗?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还是成了一个很糟糕的母亲,是我最不喜欢的母亲的模样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只是我们这样的年纪,早就不习惯承认自己错了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说,你放心,我这次什么也不会和他说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说,我只说是来看看他,只知道你是他室友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轻轻地叹了口气,他说阿姨,您吃饭了没有,学校外有一家薄脆底的披萨很好吃,吃完我带您过去看他——他穿白大褂戴眼镜特别帅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看起来像个孩子,但说话的模样却不太像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抛开了性别来说,我有点明白我的儿子喜欢着他什么,他确实是个很好的孩子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跟着他坐了十几分钟的巴士,吃了他们周末会去吃的薄脆底披萨,由他引着路,走在他们很大的校园里。前一天刚刚下过小雪,街道泥泞,大片的草坪上却很白很干净,偶有松鼠快速地在上面跑过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带我看了他们很有名的图书馆,很有名的法学院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们的研究室进出都要刷卡,他就去帮我买了咖啡,然后打了电话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很快,我们被放行了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就像他说的,我儿子穿白大褂戴眼镜的样子特别帅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也许他天生就很适合学生物医学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似乎也被我的突然造访吓了一跳,问我怎么突然来了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说,出差,想我儿子了,来看看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长大以后,我几乎没有这样直白地对他表达过感情,他似乎有点别扭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停留了一个下午,和他们一起在一家华人经营的餐厅吃了晚饭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吃饭时他似乎有点烦躁,刻意地和那个孩子做出些亲密的举止来,我只当作什么也不知道。吃完了饭,我对他说,我明天就回去了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有些意外,又有些茫然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认真地告诉他,他穿白大褂很帅,喜欢就一直学下去吧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然后结束了我这次旅行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后来,我陆陆续续去看过他几次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每一次都没有停留得太久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们还住在一起,房子里时常会添一些有趣的新玩意儿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看起来很好,心态平和,更有朝气,因为健身比起从前更结实了一点,试着学欧美人那样蓄了两天胡子,大概觉得有点傻,就又刮掉了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今年三月,他们还收养了一只奶猫,面孔扁扁的,很丑,但很活泼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们有时会花更多的时间视频聊天,他开始慢慢地愿意跟我分享一点儿他的生活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不久前他问我,是不是早就知道了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如实告诉他,是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说,真的很意外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第一次告诉他,是我从前做的不好,妈妈也是第一次当妈妈,向你道歉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摇了摇头,轻轻地笑了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知道我们是真的和解了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说我还是很遗憾没有机会当奶奶,但妈年轻的时候还想当模特呢,后来个子没长起来,人生的遗憾多得是,也不差这一个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他又被我逗笑了,承诺我会认真地考虑以后是否要代孕的问题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题主,你问如何坦然地接受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仅从我个人的经验来说,我得告诉你,作为像我们这样的老人家,一开始就“坦然”,是很难的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不妨先对自己放低要求,先只做到“接受”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不想和你讨论同性恋的对错的问题,这个问题已经有很多人和你探讨过了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想要完全接受年轻人的观点还是不那么容易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你可以试试这样想,同性恋就像是孩子的身上与生俱来地比别人多长了一颗痣,这只是让他们和别人有些不同,有的人嘴巴坏,会说这痣丑、有碍观瞻,但咱们总不该跟外人站在一边也嫌孩子丑吧?而想要去掉那颗痣就像你必须用烙铁去烫掉那颗痣,但那样他们会疼,即使是痣去掉了,那里也会留下一块伤疤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一定要去掉?痣破坏了孩子的完美?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们都是这世界上最寻常的,不完美的父母,凭什么要求他们来完美呢?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说到底,人们这一生追逐财富,追逐地位,追逐美人,实际上追逐的都是快乐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对于我来说,比起我的儿子“正确”、“成功”,他高兴的样子更让我觉得满足,更让我觉得快乐,所以我选择接受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其实就是很简单的一件事了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——————2021年10月更新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儿子家的小朋友玩开心消消乐很厉害,帮我把没有得到三星的关卡都刷成了三星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很高兴,逗他管我叫妈,今天终于叫了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小孩子的脸皮很薄,害羞到脸红得猴屁股一样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想,我已经慢慢由接受到坦然了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我开始不再为我的儿子喜欢同性而感到遗憾,我已经想象不到一个比他更适合我家的小伙子的男孩子的模样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造物有时真的很奇妙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  评论里有人问起我先生对于此事的看法,很遗憾,现在他还并没有对此事完全知情。

   

   

【探讨】性别歧视(男女皆有)和抄袭粉的辩护

苏纹:

我想从一个前两年火过的动画说起,它叫做《画江湖之不良人》。如果你没看过,那更好了。


在这里会对它做出批判。如果看到这段文字的你是它的拥护者,希望你别太着急反驳。客观地分析一下我所提到的问题,或许会有那么一点点道理呢?


如果还是不认同,欢迎大家一起理性探讨。




最初我对《不良人》还是满怀期待的。它的确有一些优点,比如主角外型俊美,画面精良,人物塑造有一定特色,剧情转折性较强等。


但在我看了几集之后,出现了一个让我觉得匪夷所思的剧情




故事中的男二号有一个毛病,一喝酒就醉,一醉就会耍酒疯,一耍酒疯就对身边女性动手动脚。他的武力值还很高,一般女性反抗不了。他醒来后会羞愧。


男二和女二是一对儿。动画的主创者,以发酒疯的形式,去推进这对CP间的亲密接触。


也不是说全然不可,毕竟初遇时的发酒疯是无心之失——男二醒来后才第一次知道自己有这种毛病。




而第二次发酒疯是什么情形?


有人劝酒,男二心动。女二就在他身边。两人还在暧昧期。他明知道自己一喝酒就会对女性动手动脚。而现在身边就有一名女性。这名女性明确地表示担忧反对,明确说出“你一喝酒就会如何如何”,明确地恳求他不要喝。


然后他喝了。然后他发酒疯了。然后他们(被动画省略地)做了。然后他们“负责任”地在一起了。




Excuse me?????


一个男人。在知道自己喝酒后就会伤害他人的情况下,在上一次的被害人就在身边的情况下,在上一次的被害人都出声恳求的情况下,还故意这么做。




对动画主创者而言,好像觉得这是一个CP的萌点。


一个,无伤大雅的,笑点。




这,一,点,也,不,好,笑。




这叫犯罪。




犯罪梗在文学和影视作品中并不少见。


电影往往有浪子回头——但既然“回头”,就已经明明白白告诉你这是错的。


小说中会有非自愿X和其他犯罪描写。但类似情节,作者往往需要拿捏文字间对此行为的否定态度。


我从没有见过,一个动画,竟然把对女性的WS,当成笑点去对待。




这让我觉得非常恶心。对这个角色,对这个故事,对故事背后的人——能设计出这种剧情、不以为耻反以为“萌”的主创人员,该有多直男癌?【对直男没有偏见~直男有直男的可爱:)】


也有可能背后是女性,那就更加可悲。




那时我还没有放弃这部动画。一方面它还是有一些亮点在,另一方面这是我当时的男友推荐和喜爱的。于是我继续看下去。


然后我第二次看见让人难以置信的“笑点”。




动画里的笑点担当,是两个具有男性特征、把自己打扮成非常恶俗丑陋的女性的角色。这也算是一种常见戏剧化手段——以粗鲁丑恶的举止达到“反差”效果,形成笑点。


这里我姑且不去探讨另一个问题:我认为这样的笑点设置,是对异装癖、变性者的丑化,有恶意调侃和取笑的成分。我这次只说歧视。




两个男扮女装者A和B在出场时就看上了男主角。A和B的武力值极高,碾压所有人。于是故事剧情以“男主角憋屈地跟两个丑女同房”来调侃男主。


显然在主创眼里这也是个......可爱的笑点。A和B随后以偏正面的形象加入了主角队伍。




但当你剥开这个“笑点”的外壳,这剧情的实质是什么?


有没有眼熟这个套路?


依然是——武力压迫+非自愿。只不过性别换了而已。




但是。


就算是X了别人而不是被X,非自愿就是非自愿。就算是男性被女性强迫,那也是犯罪——只是这一次,受害者是男性。


在现实中这本来就是法律的空白。且不谈男性之间的强迫,就说说男性被女性的强迫,现在的法律也没有给予男性足够的保护。


拿这个来调侃,真的合适吗?


到网上随便找一条男被女强迫的新闻,下面一定会有大片评论“他其实很享受吧得了便宜还卖乖”,就像女性被强迫的新闻下面会有评论“谁叫你穿这么少”。


这样的调侃,我们看得还不够多吗?


还要给它加把火,让歧视来得更猛烈些吗?




剧情还没完。


男主和女主是一对。于是又一个“笑点”出现:A和B跟女主说,这样吧,我们同房分开,一三五,你二四六,我们有两个人呢,这还便宜你了。




这个“一三五,二四六划分”的笑点,当时真的让我震惊了。。。




于是等到再后来的另一个笑点,男主面对两个投怀送抱的美女,被端茶倒水伺候得很舒服,美女对一旁生闷气的女主说“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你不要小家子气”的时候,我已经。。。无fck可说。。。




我是生活在21世纪吗?


我是还活在清朝吗?


一个动画片里竟然公然说出“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”这种话,没有做出任何批判,而且还觉得很好玩?????




而且不管是被非礼的女二,还是被“伪劈腿”的女主,就这么接受了她们各自CP的行为。


女二和男二“愉快地”在一起了。女主在生闷气后被男主哄了哄“我知道你才是真的对我好”一起在外面坐了一夜又什么都ok了。




男方都没有真正意识到、并且表明会改正自己的问题。女方都是一哄就好。


好像都没什么大不了。




就像广大追捧这部动画的、看见这些剧情仍然继续追捧的粉丝。大多是女粉丝。


好像都没什么大不了。




你们......看不见吗?


一点都没有感受到过......不合适吗?






这种时候往往就会有人反驳:只是一个动画片而已,没必要这么较真。




“没必要这么较真”。


这句话,几乎可以为所有文字、影像、绘画等创作中的“恶”辩护。




不就是抄了些人物神态外貌描写吗,反正只有几段话,没必要这么较真。


不就是明星被拍到跟其他人牵手吗,反正又不是luo照,没必要这么较真。


不就是男主角对女主角动手动脚吗,反正他们都要在一起,没必要这么较真。




这句式,可真好用啊。




一个作品,不管是什么作品,不管它受众多还是少,当它表现出对某个群体非常不尊重的观念,真的就无所谓了吗?


——我们根本不知道,会不会有人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,从而对其中隐含的歧视观念越来越习以为常?


哪怕一千个人中有一个人受影响,那也是这作品主创者的责任。




这也是所有创作者都要肩负的,对观众的责任。






认真你就输了?


那不过是观点站不住脚的弱者,在事实面前给出的最苍白无力的反驳。






后来我觉得对这部动画失望至极,就给当时的男友发信息吐槽以上观点。他试图为那些歧视观念辩护,我就生气。


过了一会儿他又发信息来,说你不要生气了,其实我也知道你说的是对的......我只是抗拒有人批评它,毕竟是自己喜欢的东西......




那一刻我突然清晰地意识到一点。


每一件被批评的事物,都有忠实的簇拥者为它辩护。他们,她们,就真的不明白其中的缘由吗?


很多时候......不是的。


如果一模一样的状况发生在其他事物上,他们很可能发出同样的批判声音。


他们只是下意识地......想要维护自己喜爱的东西,下意识地拒绝相信其他可能,于是拼命找到一些理由说服自己。




所以抄袭小说的读者会找理由给抄袭者辩护。


所以出轨明星的粉丝会一厢情愿地相信证据都是假的。


很多很多,类似的“忠诚”。




——因为那是我爱的。


我那么那么爱它,它是那么的好,所以它怎么可能有不好的地方呢?那些美好的东西,又怎么可能是假的呢?


如果是假的,世界该有多残酷。残酷到我无法承受。


所以我只能相信它——因为我承担不起世界崩溃的痛苦。


若你攻击它,就是在否认我对它的爱,就是在抹去我曾为它流露的欢笑和泪水,就是在玷污我在它之中找到的共鸣和幸福感。所以攻击它,就是攻击我的喜好和信念——那不就是攻击我吗?




是吗?




如果你是这部动画的粉,看我上面说的这些,有可能还在生气和抗拒。


那么在反驳之前,也请你思考片刻——你的反驳,是真的发自内心的观点?


还是下意识地维护自己喜爱的东西?


如果换成是另一件事物,你还会这样维护它吗?






这不仅仅是一部动画的问题。


这是我们任何一个人,所喜爱的事物被其他人否认时,都会有的下意识反应。




但人性之所以可贵,便在于——我们能够控制自己。




面对批评总是艰难的。而承认自己所爱的东西其实没那么好,需要莫大的勇气。


因为那是我的一部分啊。


当我否认它,不就是否认了曾经的、甚至现在的自己吗?


它给过我的感动和支撑,将变得无比廉价,甚至一文不值。


我怎么能面对?




但我想说,或许也没那么难。




如今我可以坦然地说——


我曾经也写过玛丽苏言情小说;


我曾经也痴迷过NC偶像剧;


我曾经也把非主流图片贴满笔记本;


我曾经也在网上说过不经大脑的伤害别人的话;


我曾经也爱过某本后来被抖出是抄袭的小说;


我曾经也不讲理地为某个不值得的明星辩护——




那又如何呢?


那并不会磨灭如今的我啊。




所以我们都承认吧。


承认我曾经幼稚过,愚蠢过,偏激过,中伤过;我曾经瞎了眼,看错了人,青春都喂了狗。


但在我承认的那一刻起,在我坦然面对的那一刻起,才真的解脱了。




我希望我能一直有那样的勇气。


我希望每个人都有那样的勇气。




因为在否认从前的自己那一刻起,才蜕变成了更好的自己。






最后,回到最初提及的歧视话题吧。对于各类作品中的歧视观念,可别总当做笑话就轻轻揭过。


否则长此以往,当你遭遇困境——在别人眼里,也不过是一场同样的笑话罢了。




我的朋友们都知道我在最近开始写小说前,一直在5sing上唱歌,算是个二次元歌手吧。之前我听到过一首很喜欢的二次元歌曲,女权向,名字叫《思想悼亡者》,有一句歌词我很喜欢,很适合上面所提到的话。




——被人擒住软肋,还当做自己可悲。






以上,与诸君共勉。